暗夜

暗夜


单纯地补个档(。


01

对他来说,是没有自由的。

阴暗的地下仓库,不断渗着水的天花板,粘稠的液体就这样顺着他的头顶流向发梢,流过面庞,流进微睁的双眼,穿破黏膜,束缚神经。

空间狭窄而又宽大。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也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交替。对他来说,这就是整个世界。

他比谁都熟悉这里。他熟悉这里的每一丝气息,熟悉墙壁的每一条缝隙,每一道纹路。这个空间里的每一分一毫都刻着他曾经挣扎的印迹,也是他曾经幼稚的印迹。明明不需要任何思维的碰撞,不需要任何幻想与渴望。

铁铐也终被腐蚀得锈迹斑斑。疏松的结构自行崩塌,他的手臂也就这样倏地掉了下来。

他走了起来。整个封闭空间里游荡着他一个人的脚步声。所谓价值就是人类的主观臆造吧。装作客观一副清高的模样去衡量所做之事的“价值”——其实只是为自己的欲望和卑劣的性格找借口罢了。

其实,伴随黑暗而来的,是真正的虚空。是比他空空如也的右眼窝还要深幻莫测的远方。

——写于16.04.30 23:17

(后记:当时看了某作品虐的我死去活来…。内心郁结难以排解,故有了以上的中二作品…)


02

犹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静静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听着夜雨打窗的声音。

空气如凝滞了一般,他甚至不敢呼吸。他总隐隐有一种感觉,如若被人听见他的呼吸声,他会即刻被勒住咽喉,窒息而亡。

即便这屋子小得容不下第二个人。

太静了。

身体一旦有一点动作,床板便会发出如同年久失修的老旧木门才会发出的声音。在这不到十平米的空间内显得狭促而怪异。

他眼睛睁开着,直直地盯着头顶上的那片黑黑的天花板。起初他刚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些探究与叛逆。现在,他明白了,或者说,他已经麻木了。

他极力克制住身体想要抽动的本能,额角不知不觉间已被汗水包围。

其实,这间屋子除了静,还有一个特点。

屋子里散发着浓稠的血腥味。

那木板床上的床单早已不是白色了。是一种深褐色。是被血浸透后变干的颜色。

他心里没什么特别的感受。肌腱撕裂的痛楚也激不起他内心的一点波澜,神经毫无触动。

屋子里依旧安静,时间在慢慢流逝。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

大概可以用“风雨大作”来形容了。

锈迹斑斑的铁窗大概也撑不下去了吧。它总给人一种下一刻就要破裂的错觉。

突然,“砰”地一声闷响,他费力地扭了扭头,看到了一个黑影贴到了窗子上。

看那大小,大概是只小鸟吧?经不住风雨的裹挟而被甩到了玻璃窗上。

真是楚楚可怜。

就像无能为力的他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雨渐小。他盯着那只鸟,被一个匆忙跑来的小女孩捧在了手心里。

小女孩跑走了。

他仍然躺在那里。

“大概……还需要三天。”

他喃喃道。随后,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个怪异的弧度。

——写于18.01.20 06:02

(后记:通宵了……睡不着……其实关于这个故事并没有一个整体的构思,目前暂且是写一点看一点吧(笑)不过总会把这一切合理地串起来的)


03

他没想到自己还会有看到光亮的一天。

无数次的场景变换,这次睁眼,眼前是广阔的平原。

柔软的青草,湿润的泥土,轻柔的风。

他躺在草地上,连同周围所有的植被一起,被清风爱抚着。

远处的矮小房屋内,有和宠物一起玩耍的小女孩,有一边做饭一边透过玻璃窗温柔笑着的妇女。

远处的山坡上,有悠扬的笛声,仿佛低吟浅唱,心境一片平和。

他的身上也感受不到痛感。之前那些大大小小 数不胜数的伤口仿佛就是一场梦。

他站了起来,浑身轻飘飘的。

幸福的少年,幸福的少女。

幸福的妇女,幸福的男人。

太过美好而让人不敢触碰。只怕是镜花水月。

他继续向前走着。越过山坡,走过房屋,朝着那个光点走着。

准确地说,是光柱。

在目所能及的最高处,有一束光柱,直通云霄。

受本能驱使,他离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他停住了。

那是一口井。光也是从井底发射出来的。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力量之泉?

他走到了井边。

出乎意料的是,它只拥有井的外观。当他向里看时,发现这口“井”的深度绝对不超过五十厘米。

井底有一个伤痕累累的人。

粗笨却又时时透露出极端忍耐的喘息声。

黑色宽大的袍子遮住了他的眼睛。

袍子下的身体在时不时抽动着。

随处可见的伤口,猩红的冒着血的,已经感染起脓的,甚至露出点骨头的。

新的伤口不断出现,似乎只要呆在这里就会受伤一般。

那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这辈子都没有跳动得如此激烈过。

那双眼睛。

没错的。

那是一双充满着怨恨与不甘的眼睛。

那是一双对疼痛已然麻木的眼睛。

那是一双有一个瞳孔是空的眼睛。

那是

他自己的眼睛啊。

——写于18.07.03 16:52

(后记:虽然我基本没点明…但应该有人能感觉得出来 这是偏Omelas的剧情 所有人的幸福都基于他一个人的痛苦之上。前几篇都比较黑暗 所以这一篇换个主色调XD虽然最后还是黑233

所谓的对生活的麻木是什么呢 大概就是一开始你是带着怨恨不满的 当你被渐渐同化的时候 你感到一种平和 甚至愉悦 但不满其实从未消失过 它以另一种方式存留于你的内心深处 并以此为能源供应着你平和的日常生活

那么,“他”究竟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