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Ⅱ)

前段时间有朋友和我说:“感觉你最近不爱写评论了。”回想了一下,过去的一年我的产出真的少得可怜。撇除我生活很忙和自己很懒的因素,我觉得这倒是个好的信号。个中原因并不是往日常见的“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变得麻木而中庸”云云。诚然,随着年岁的增长和岁月的流逝,我承认我在很多方面的确有一些变化。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我开始内省了。

以往青少年时一腔如火的热情无处宣泄,也确实有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少年意气,总觉得自己想的都是对的、深刻的。现在想想,发出来不过是博大家一笑罢了。我不是作家,并不会对自己的词句有过多的斟酌,写东西也全是借着心底的一些兴致。而我不写东西,或是迟迟不下笔的原因是,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并不是那么容易定型了。听上去可能有些拗口,我来举个例子吧。若是放在几年前,对于某件时事热点,我的想法是会在思考后很快形成并固定的。而现如今,哪怕是对同一件事,思考后我的想法并不会固定,后续我总是会陆陆续续地加进去一些新的想法以作补充。一方面,我看事情的角度比以往更多元了。虽然仍然会有个人价值观的部分,但也包含了更多的客观意见。另一方面,或许是热火褪去,那种盲目的自信也消失不见了。我会下意识地思考自己想法的客观性和全面性,也会多听取一些他人的意见和想法,其中必然有我不能接受的点,也有让我恍然大悟的点。整个过程就像是填充一般,先有大体框架,再往其中慢慢填充。

这几年来,我的想法由以前的激进日趋平淡。不仅是我的价值观,我的人生观也随着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我羡慕且敬佩以一己之力向前进发的人,另一方面,我避世的想法在渐渐强烈。这里指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避世,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上的“避世”。我是一个没什么物欲的人,也是一个懒惰的人,我对事情的价值衡量标准与普世标准完全不同。经济学上有个术语叫做“机会成本”。对我来说,哪怕发呆一个下午的机会成本是赚很多钱,我依旧会选择发呆一个下午。对我来说,“可自我支配”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会用普世价值来衡量一件事的意义,也不会以之为标准来安排我的时间。

人生来只有一次,随着自己的人生观走下去便好,为什么要有一种普世价值观来评价每一个人呢?当然,从统治者的角度来说又是另一个故事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