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錄-壹

夢錄-壹


存档用 夢錄系列都是做的梦(的扩充) 看心情和时间会把故事完整写下去


时间:2019-08-30

CHAPTER 01

  其实我早该意识到一切已经开始不对劲了。

  人生中称得上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考终于结束了。我还记得,那是一个炎炎夏日。凭借弟弟出众的容貌,我得以一眼便捕捉到了在校门口等着我的两个人。冲着父亲和弟弟点了点头,我迈开了步子。

  说实话,我心里并没有卸下重担的轻松感,反而带着些许烦躁——就像羽毛轻轻搔弄着鼻子下方,有些不适,但也没到打喷嚏的地步。这种烦躁已经持续好几周了。

  事情的由头得回到几个月前。我的小叔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言论,神鬼预言一类的。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偏偏不知为何,事情全都被他说中了,真的就像预知了未来一般。当时,这件事在微博上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小叔也因此成为了有四十几万粉丝的小网红。

  他来我家炫耀时那得意洋洋的小表情我至今仍然记得。他只是一味地炫耀他成了名人,甚至接了几个个人的预知单,得了一大笔钱——而问他如何进行预知时,他便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尽是给糊弄了过去。

  现在,距离小叔失踪已经几周了。网上的微博突然停更,人也随之消失,许多下了委托的人在网上骂成了一片。父亲对此也多有不满。说白了,我家与小叔并没什么交情,只是小叔这事毕竟弄臭了名声,父亲怕我跟着被牵连,对将来的生活有影响。

  心里想着小叔的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小吃街。我摇了摇头,决定不想这些多余的事。当街角一家店映入我的眼帘时,我有些兴奋地拍了拍弟弟的肩。“小亨,这家店我去过,味道真的很不错。”

  “只是他们家处理剩菜垃圾的地方,对对对就是后门那一块,实在是太脏了。又多又脏,就算宝藏埋里面都没人能知道吧。”

  弟弟点点头,一如既往地没说什么。

  出了小吃街,正朝着家走的时候,父亲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向旁边人迹罕至的小胡同看了一眼,努了努嘴,问我:“那是不是你小叔?”

  我一愣,忙看去——正是我小叔!失踪了几周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父亲伸出食指放在唇边比了比,悄无声息地走进了胡同。胡同里不知为何,昏暗无光。父亲就这么隐匿进了黑暗中——给我一种他正缓慢消失的错觉。

  父亲从身后接近小叔,悄然上前给了他一拳。小叔闷哼一声,没了声响。父亲架着小叔从胡同里出来,我和弟弟都吓了一跳。

  “我只是把他打晕了。惹出那么多事儿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在这儿晃荡,放他在外面迟早得出事!”

  说来真是巧得过分,小胡同里正好有个没用的废弃木箱。父亲将小叔塞了进去,合上了箱盖,和弟弟两个人一人抬着箱子的一头,缓缓走了出来。我跟在一旁,一路无话。

  快到家时,弟弟指着路边墙上贴着的一幅漫画,问我画得是什么。我瞥了瞥,这不是我前段时间才看过的漫画嘛!我随即兴致冲冲地向他讲起了漫画的剧情——大概讲的是A与B相爱,B却一直为C所威胁,A为了B悄悄将C杀死,并将其碎尸,最终二人幸福地一起生活的故事。

  回家后,父亲把箱子放进了杂物室,他说他要明天将小叔交给警察,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几分钟后,母亲回来了,随着大门的开合带进来了些许活泼的气息,家中没那么死寂了。她放下包,脱了外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抿了口水,她说道:“你们还记得咱们以前那个邻居吗?小林。就那个高你一级的男孩子。”

  大概是出于嫉妒心理或是其他的什么,虽说他为人和善,成绩优异,我却一直都不喜欢那个男孩子。

  “前几年你们学校那个,有个同学家的公司突然出现巨大资金漏洞随之破产那个事儿,好像和小林有关欸。好像是他为一个什么组织做事。”

  我敷衍地点点头,强行压下心里的惊异,装作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不踏实,翻来覆去地总是睡不着。或许是碰见了小叔,或许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过于巧合。

  半夜三更,我突然听到了“咔哒”的开锁声,惊得本已开始意识涣散的我突然又精神了起来。我等了一会儿,远处传来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随之是金属碰撞“叮”的一声——这是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大门被打开了?是谁从家里出去了?之前的开锁声又是什么?

  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小叔逃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从杂物间内开的锁,但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的勇气,悄悄地打开大门,追着那个黑影跟了上去。

  我停在了一个巷子口,月光倾泻而下的那一刹那,只那一眼,我便不敢再看。蹲着的是弟弟,躺着的是小叔。

  ——弟弟他,正在碎尸!

  夜晚的凉风吹过,我被汗浸湿的后背爬上了绵绵凉意。我拼命捂着嘴以便不要发出任何声响,却又生怕这如擂鼓般的心跳声暴露自己的存在。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脚步声再度响起,我默默看着弟弟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向巷口走去。我悄然跟上,发现弟弟在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停下了。

  没错,就是我今天下午提起过的那家餐馆。

  我再也待不下去了,拼命地向家里跑去。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身体深处涌来,流进五脏六腑。我很想吐,很害怕,很内疚。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赶紧锁上了房门。躺在床上,我除了心脏的突突声,什么也听不到。

  那突突声渐渐扩大,在我的耳边荡漾开来,像涟漪,像波纹,四散而去。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不知道我怎么能够睡着的。第二天早上我睁眼时,明明外面明亮一片,我房间的钟却堪堪指向了两点——我半夜出门的时间。

  我一边安慰着自己钟坏了只是偶然,不要过度解读,一边下床往房门走去。

  ……咦?为什么我的房门是开着的?

  我咽了口口水,看着虚掩的房门,迟迟不敢伸手推开。我记得我半夜回来的时候明明锁上了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是开着的呢?

  不对……说到底……我自以为真实的一切,或许只是一个梦呢?

  我刚准备伸手推门时,一阵微风拂过,替我轻轻推开了房门。我愣住了。

  随着风被推动的,还有我家的大门。

  大门为什么……也是开着的呢……?

  我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从我房间到客厅这十几步的距离硬是被我走出了一个世纪之感。

  客厅站着一个男人,穿着正装,他双手垂在一边,背对着我站着。

  随后我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我在熟悉不过的三个身形。我浑然不知自己正踩在血泊里,只是愣愣地往后退,一不小心撞上了墙壁。

  那男人缓缓地转过来,眼里带着一丝我并没有捕捉到的惋惜。

  林焕!怎么会是他!

  他看着我,缓缓地冲我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失去了意识。   

CHAPTER 02

  我猛地醒来,只觉得心脏狂跳,梦靥一般。抬头四顾,发现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分散在教室四周的同学彼此聊天打诨,一副热闹的景象。
  
  ……是梦?
  
  同桌没轻没重地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我瞬间回了神,愣愣地看着她。
  
  “干嘛?做噩梦啦?”
  
  我讷讷地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下一节语文课我自然是什么都没听进去。说那是梦我是不信的,它太真实了。可现在,我又是为什么坐在这里呢?
  
  “这是明代归有光的作品……”那我应是回到了一年多前?如果那一切都不是梦的话……下课后孙老师就应该来找我了。
  
  我没有哪一刻如现在一般渴望下课。我紧紧地盯着秒针,盯着它划过一格又一格,心中只觉得时间过得缓慢至极。
  
  终于下课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没有,他没来。
  
  果真是梦?当那股欣喜之情堪堪从心底涌出来时,便被同学的一句话打散得不见踪影。
  
  “外头孙老师找你。”
  
  事情果然和之前一模一样。孙老师来找我,说了林焕独居且生病的情况,表达了对他的担心,教导我校友邻居之间应互相帮忙云云。总而言之,就是让我帮忙把资料带给他。
  
  由于我一直不怎么喜欢他,可这事又推脱不了,当时便应付般地匆匆应下,后来把任务扔给同幢楼的另一个同学了。
  
  如果,如果我帮了,蝴蝶效应会不会改变整件事的结局呢?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脑海里依旧乱成一团。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是穿越或是重生那般庸俗的戏码。倘若真是如此,并且我不改变自己的行为,那么理论上我就可以预测到直到我失去意识为止一年内我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等等,预测?那小叔会不会……也是与我有同样的经历呢?他的记忆又是从哪里中止的呢?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站在了我家对门的门口。我犹豫了一瞬,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正确的。我不知道我的家人是怎么死的,也尚不能确定凶手是不是林焕,但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破解这一切的突破口就是他。
  
  我撇了撇嘴,最终还是按下了门铃。大概十几秒后,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响起,比往常更粘稠厚重的声音隔着门传来。他开门后,明显也是一愣,一时甚至忘了动作。我扬了扬手中的资料,说道:“受人所托,不得不帮。”看他依旧一副没回神的样子,我心里嘀咕着我这印象也太差了,但表面上只是笑了笑,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屋内的摆设一如他给人的印象一般干净整齐。按理说我把资料送到就已经完成任务了,甚至不用进他的家门。但这一次我想试图与他搞好关系,或许能套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替他熬完粥、喂下药,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期间他探究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逡巡。临走前他拉住我,略带虚弱地倒了谢。我摸了摸鼻子,小声说道:“没事,关心朋友应该的。”
  
  凭良心说,林焕的性格真的很好。他自信且谦逊,温和且耐心,他总是愿意倾听来自朋友和同学的一切苦恼并给出一些可行建议,称其为模范也不为过。我即使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正面的人能与那种奇怪组织有什么联系。
  
  随着我们的关系越变越好,他也即将毕业了。我知道,这意味着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我没想到变故会来得这么快。
  
  大概就是在他考完的第二天,和我当初一样,他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模一样的装束。和他当时一模一样的装束。甚至连袖口的刺绣都一模一样。
  
  或许是已经和他熟络了,想到这儿我的心中愈发隐隐作痛。
  
  在送走那个人之后,林焕一直呆愣地站在门口,目光失焦地看着前方。在确认那人确实走了以后,我看准时机出了门,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道:“难得呀,你有客人?是你朋友嘛?”
  
  林焕闻言缓缓回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毫无保留的他。他平日里虽看似和蔼可亲,但总是给人以些微的距离感——我读不懂他的眼神。而这次,他慌乱的眼神中就像情绪的杂烩,疑惑、不安、彷徨和深深的畏惧。
  
  看到他的脸苍白得厉害,我忙把他拉进屋内,将他安置在了床上。当我刚转身想去倒杯热水,手臂被猛地拉住。明明是夏天,林焕的手却凉得惊人。他将我的手臂攥得死死的,看着他泛白的指节,我甚至有种他能就这样捏碎骨头的错觉。可我知道他的心情不稳定,想来也只是防御性的下意识举动。我缓缓蹲下,拍了拍他的手,试着温和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他们……想要我……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还是逃不了……”
  
  他的话断断续续的,教人听不明白。我环着他拍了拍他的背,同时蛊惑般说道:“慢慢说,没事,不怕。他们……是谁?”
  
  “是……是……”就在他抿着嘴唇即将说出下一个字的时候,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
  
  我皱了皱眉,只见他又变回了往日温润的模样,只是说着自己没事,感谢我的关心,便独自回去了。
  
  我猛地锤了下桌子,心里的不甘与懊悔通通涌了上来。就差一点了,为什么?!他明明已经快要说出口了!我独自在房间气得发抖,只觉得这几个月的努力全都成了泡影。我还是如当初一般毫无进展,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又要……
  
  我心中总有着隐隐的不安,和林焕无关,就像忘记了或是忽视了什么一样。……是我忽略了什么线索吗?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眯了眯眼,自觉腹中饥饿,便迈开步子往家附近的那条小吃街上走去。
  
  我自然而然地走到了我最熟悉的那家店。它曾是我最喜欢的店,也成了我无数夜晚的噩梦。店门口的招牌上明晃晃地刻着三个大字——诗茗烩。
  
  我摩挲着门口柱子上的花纹,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CHAPTER 03

  一进门便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仿古风格。店里的设施完全没有变过,恍然间我似乎回到了从前,周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只是个普通学生,闲余之时和同学一起过来吃点儿东西聊会儿天。
  店长笑吟吟地迎了上来,问我想吃些什么。
  
  不知道为何,看着店长的笑容,我有些许的愣神,总感觉有一种在别处见过的即视感。
  
  我揉了揉太阳穴,大概是太累了。
  
  随后的日子就像开了倍速一般,我甚至都记不清楚这一年来发生了些什么,仿佛瞬间我又被传送到了下一个指定的时间点。
  
  我揉了揉眼睛,外面的太阳有些大。我往外张望了一下,看到了门口的父亲和弟弟。
  
  是的,又开始了。
  
  依旧是熟悉的路线。
  
  这种紧张感超越了我人生中所有的紧张经历。就像是有着无数岔路口的迷宫只有一条安全通道,我曾经走过一次,但我是个路痴。现在,我又一次站在了迷宫的路口,手里攥着的是全家人的命。
  
  虽说那一天的经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历历在目,但也并没有细致到每个细节。我开始暗自后悔,为什么我当初不能再细致一些呢?
  
  炎炎夏日,我低着头走在路上,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着裤子,任凭冷汗浸湿手心。
  
  熟悉的小吃街,熟悉的店面,这次我什么也没说。
  
  熟悉的胡同,熟悉的身影,我本想阻止,吸引父亲注意力或是换条路之类,可一旦我起了这类心思,就仿佛被人限制了行动,说不出任何话亦做不出任何阻拦的行为。我只能硬生生地看着父亲打晕了小叔,和弟弟一起搬着木板箱往家里走去。
  
  这种感觉很怪。那种抑制感仿佛是来自空间的禁锢,就像小叔被发现被打晕被带走是被世界认定的既定事实一般,无法改变。小叔难道是什么特殊人物吗?
  
  不对,那会不会……事情的结局其实也是无法改变的呢?即便改变了微小的细节,也不会改变整体的故事走向吗……
  
  “姐,这画的是什么?”
  
  弟弟的声音使我从沉思中回了神,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向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漫画的海报。我笑了笑。
  
  “就是讲的两个人相爱后幸福地在一起啦,很俗套的剧情。”
  
  再怎么说我也得试试。
  
  母亲回来后,果然开口提起了林焕。我则是抢先一步截住了她的话头,说了点儿考试的话题。母亲自然而然地接了我的话题,随即便忘了林焕的事。
  
  我心里长吁了一口气,到现在为止事情基本都没有脱离轨道。
  
  终于到了夜晚,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夏夜的屋内静悄悄的,只有挂钟的嘀嗒声在屋子内回响着。
  
  随着时针指向二,我感到心脏的跳动频率又快了许多。我静悄悄下了床,慢慢移到门边,将耳朵缓缓贴到了门上。外面寂静得如同无数个普通的夏日夜晚,毫无异动。我在门边蹲了整整一个小时,却丝毫未觉双腿酸麻。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悄悄复移回床上,凝神注意着屋内的情况。突然,一阵疲倦袭来。我明知此时绝不该睡也绝不能睡,可这困意来得凶猛且蹊跷,我终是睡了过去。
  
  我猛地从床上惊醒,时针已指向八。钟没坏?我急忙从床上跳下来,往客厅跑去。
  
  熟悉的香气,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对话。
  
  “哎呀你看看你急什么,你的早饭还能被谁抢了不成?”母亲看着我这着急忙慌的样子,嗔笑着摇了摇头。
  
  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
  
  我劫后余生般大口地呼吸着,手颤抖到握不住筷子,眼泪也忍不住簌簌地往下掉。
  
  “最近姐也累坏了吧,看放假把你高兴的。”弟弟笑了一声,继续涂抹着面包上的果酱。
  
  我从未觉得平凡的日常是如此幸福之事,若是可以,我只愿这日常就这样永远地继续下去——
  
  “叮咚——”
  
  我的心脏猛地一沉。
  
  “哎呀,这么早会是谁呢?”母亲从厨房探出头,向门口走去。
  
  我大脑中已经开始脑补母亲开了门后全家被灭门的血腥情景,想都没想便猛地抓住了母亲的手腕。母亲吃痛地“嘶”了一声,微微皱了皱眉,转过了头。
  
  我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我来开。”而仅是说出这三个字,便耗去了我大量的精力。不知为何,我的口腔中充满了铁锈的味道,我费了好大力才抑制住自己想呕吐的欲望。
  
  我不知道,此刻的我正用红彤彤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大门,那模样就像一头凶恶的野狼
  
  ——即便被伤得鲜血淋漓也要置对方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