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随笔

晚上突然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很意识流。本想着早些睡觉,但又觉得不写下来实属可惜,于是便有了这篇胡乱瞎写的短文。


今天晚上总有种不得其意、惴惴不安的心思。即便是躺在床上也全然没有睡意,仿佛有什么事情被我遗忘,或是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徒然生出了些许怅惘。

屋外传来了犬吠声,中气十足。阖上双眼,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躺在乡下冰冷的被窝里,拼命用脚摩挲着热水袋的日子。那时候的晚上也时常听到犬吠声——乡下总是会有人家养狗,狗半夜为何会叫,我也不得而知。或许是打工的主人回来了,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会叫唤一阵子。

冬日的夜晚总是透着浸人骨髓的寒意,但空气中又时不时飘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是什么呢?是腊梅,是泥土,还是米粥的味道呢?我不知道。

思绪好像随着犬吠声越飘越远了。我时常会有奇怪的既视感和混乱的记忆,时而走在有着小腿深积雪的树林里,时而走在潺潺的溪流边。而我真的去过吗?那真未必。时间隔得太久远,以至于脑内的影像变得模糊起来。我真的在那个冰冷的被窝里躺过吗?我真的坐在灶台边往里面塞过柴火吗?我眼前好像又生出了跳动的火苗,它尽情燃烧着,恣意摆动着,好像永远不会熄灭一样。

十多分钟过去了,外面的犬吠声停了。我如梦初醒般睁开双眼,只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和明亮的白炽灯。火苗早就熄灭了,就像我的童年一样,随着周遭的安静一起被掩埋在了尘封的泥土里,永远留在了那个寒冷的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