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总结

以后就以农历年为界写年度总结吧。

2021年一年,也算是我生命中比较大的阶段跨越。本科毕业、继续读研、第一次单独和同学出门旅游、第一次拿工资…虽然看上去都挺稚嫩的,但的确是全新的体验。

过去的一年里,我发现自己好像变得更恋家了。倒未必是怀念家的关怀,可能更多地是出于害怕和逃避的心理。不想面对周围的一切的时候,不想承受上司的指责和贬低的时候,甚至是不想自己做饭、不想睡在狭窄的宿舍床的时候,我会怀念家。怀念家中的包容,怀念家中的饭菜,怀念家中流动着的自由而温柔的气息。也许和2020年父亲的病有关,又或许和我自己并不算得上健康的身体有关,奋斗、升职、加薪这些青年人离不开的字眼,我却显得兴致缺缺。我更渴望自由,渴望温馨,渴望健康。我变得更加胆小,更加懦弱,更加靠近真正的普通人。

过去的一年里,我发现自己好像逐渐喜欢上了一些宏大而渺远的事物。星空、历史、变迁,在这一切面前,整个人类都变得渺小,更何况我这样单独一个个体短暂的几十年人生。在那些浩瀚绵长的时空之中,我能看到星系的产生与湮灭,人类的起源和进化,朝代的兴亡与更替。一切是那么相似又那么不同。距离地球有光年之差的不同星球或星系中发生的爆炸与吞噬,我们不知道;距今几百年亦或几千年前的时空中普罗大众的悲喜生死,我们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地球上,感受着极度喜怒哀乐的人们的遭遇,我们也不知道。往往只有在这种时候,在我将视角超越时空无限拉远,远到看不见我这个单独个体的时候,我才能抛却一切杂芜的心思,陷入短暂的平静中。

尽管如此,我却变得更加偏爱那些燃烧自我的片段。运动、音乐、舞蹈、文学…我很喜欢看那些追梦的片段,从那些普通人身上迸发出的火一般的热情与决绝,令我向往,使我痴迷。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就缺少热情,对什么都兴致缺缺;也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就没有所谓的梦想和爱好,我喜欢这些虚构作品或纪实文学中描述的人们所展现出的磅礴的生命力,他们不会考虑如果,不会考虑性价比,也不会考虑机会成本。这种纯粹的热爱于我而言就像光一样,耀眼却又难以接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最终都像短暂开放的昙花一般,最终没于寂寂无名的人群之中。他们做出了尝试,周期可能是半年,三年或是十年。众所周知,时间是一种沉没成本。在旁人眼中,他们浪费了宝贵的几年时间,失去了数不胜数的机会,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就像我今年最爱的剧集《短剧开始啦》里最后那幕一样,谁会想到路上碰到的一个普通的保险员在二十岁时是一个短剧组合的一员,并积极活动呢?编剧在设定中写过,最后失败了会不会后悔?会不会后悔没有将这些时间用在最稳妥的道路上(如工作积累经验等)。说不后悔是骗人的,最后若是失败的话一定会后悔的。从没有人说过努力一定会有回报,但他愿意相信努力一定会有回报,不一定是成功,也不一定是现在。这一切听上去有些唯心,也有些感性的理想主义。这是我过去的一年发现的又一个变化:我不再是死板的理性人格了。我不会再用价值衡量一个物品或一件事情的意义(虽然我的口头禅依旧是INTJ典型的“所以呢?”“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有什么意义啊?”^^|||)。被普世价值裹挟就一定是对的吗?我现在的回答是否定的。其实,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独一无二的人生只有一次,也只有这短暂的几十年而已。如同一个机器人一般机械地按照顺序过完一生,获得名利和成功,那又如何呢?我并不是否定这种按部就班的模式。实践证明,这确实是最为稳妥的生活方式。而对于那些有想法和独立意识的人而言,真的要放弃自己内心所想而对普世价值妥协吗?想来必然会后悔吧。事实上,人们又有什么资格和地位对别人的人生指指点点呢?放下所谓的傲慢,不随意评价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这才是大家应该铭记在心的。

过去的一年里,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好像变得更易怒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不稳定且易于波动的情绪是心理不健康的体现。去年一年生的气可能比过去几年总和都多…希望将来的一年我能够拥有更平稳的情绪和更健康的心理状态。

过去的一年里,我发现自己更倾向于逃避现实了。我越来越爱陷入幻想。无论是游戏,文学作品,甚至是音乐,我闭上双眼,自己就仿佛只身置于另一个世界中。在那里,我或是低吟古籍,漫步于闹市街头;或是分析线索,调查疑难案件;或是躲避仇家,行走于刀光剑影之中。在不同的世界中,或平淡或温馨或苦涩或危险,但同样的是,那些都是美化过的且离我很远的不同的世界。置身于其中,我就能忘却周围的一切。同时,我变得更加有“仪式感”,想着法子企图过每个节日。想来倒也不是多渴望过节,更多是想寻个寄托、找个由头。用节日的氛围来感染麻痹的内心,并以此为由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絮絮叨叨写了许多,从除夕写到了大年初一。本来打算在除夕晚上发的年度总结,因为晚上小酌了一杯,加之做西点又花了很久,便也没有时间将这总结写完,拖到了现在。这篇总结依旧是思维跳跃、废话满篇的风格,不过反正也是作记录,私人性写作就随便写写罢了。

今年的愿望一如往年,所求即四字:平安喜乐。